中国法律服务创新平台
40090-18851
乾清讲堂 ARTICLE
富控互动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被立案调查的法律专题解析
编辑: 18851 / 时间: 2018-03-16 23:16 / 浏览: 2374 次


乾清网金牌律师团正面举例,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逻辑历史积累:


乾清网金牌律师团反面举例,上海第一中级法院判决逻辑创新改变:



附件1、 上海富控互动娱乐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的公告

上海富控互动娱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于 2018 年 1 月 17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编号:稽查总队调查通字 180263 号):“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会决定对你公司立案调查,请予以配合。”


附件2、关于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公司购百搭网络事项的问询函的公告

(上证公函【2017】2435号)内容如下: “上海富控互动娱乐股份有限公司:

2017年12月16日,你公司披露,拟以136,680万元现金收购宁波尚游网络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尚游网络或交易对方)持有的宁波百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搭搭网络或标的公司)51%股权。现根据本所《股票上市规则》17.1条的有关规定,请你公司核实并披露以下问题:

1、标的的公司百搭网络系由自然人章启云、袁双立、董力盛于2016年10月27日出资成立,2017年6月13日,百搭搭网络原股东将其所持全部股份分别转让给尚游网络和自然人沈乐,标的公司的股东全部变更。请补充披露:(1)本次股权转让的原因、转让价格和估值情况;(2)尚游网络2017年4月27日成立,沈乐出资比例93.99%,请补充披露沈乐与百搭网络原股东章启云、袁双立、董力盛,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上市公司及控股股东的董监高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2、截至2017年9月30日,标的公司百搭网络净资产为7,811.95万万元,估值结果为265,414.00万元,增值率为3,330.64%。请补充披露:(1)结合同行业可比公司、可比交易的情况,说明本次交易估值的测算过程及合理;(2)结合百搭网络前次股权转让的估值情况,披露前次交易和本次交易的估值差异、差异原因及合理。并请评估师发表意见。

3、公告披露,标的公司百搭网络2016年全年营业收入25.82万元、净利润1.25万元,2017年1月至9月营业收入12,540.60万元、净利润9,312.70万元;标的公司承诺诺2017年、2018年、2019年实现的净利润将分别不低于人民币14,000万元、25,000万元、31,300万元。请补充披露:(1)结合标的公司成立以来的盈利情况补充披露该业绩承诺的合理及可实现:(2)结合公告披露的业绩补偿方式,说明相应业绩补偿措施是否能够维护上市公司利益。

4、标的公司百搭网络于2016年10月27日成立,从事开发、运运营移动端棋牌类游戏的时间较短。请补充披露:(1)标的公司核心管理团队的主要情况,包括但不限于核心管理团队的主要人员、学历和专业背景、行业业从业经历、是否与标的公司签订竞业限制条款等;(2)结合核心管理团队的主要情况和业绩承诺,说明标的公司是否具备相应的运营能力和盈利能力。

5、公告披露,本次交易对价为136,680万元、交易方式为现金支付,支付进度为股权收购协议生效之日起60日内,公司支付110,000万元,标的公司完成工商变更之日起60日内,公司支付剩余26,690万元。公司2017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62,194.16万元、净利润21,264.35万元、经营活动现金流35,690.57万元。请补充披露本次收购的资金源和资金安排,是否有其他融资安排以获取支付交易对价等。

请你公司收到本问询函后及时披露,并于2017年12月21日之前,以书面形式回复我部,同日田时履行相应的信息披露义务。”

特此公告。

富控互动拟收购的尚游网络持有的百搭网络51%股权的交易价格为13.67亿元。其相关评估报告参考内容为:百搭网络在估值基准日2017年9月30日股东全部权益采用收益法的估值结果为26.54亿元。 截至2017年9月30日,标的公司净资产为7812万元。以此交易价格计算,百搭网络评估增值26.02亿元,增值率达3330.64%,

上市公司和标的公司盈利补偿约定,在盈利补偿期间内任何一个会计年度,如标的公司截至当期期末累计实现的合并报表扣非归属净利润数,低于截至当期期末累计承诺净利润数100%的,则业绩承诺方应对上市公司进行补偿。计算公式为:

当期应补偿金额=(截至当期期末累计承诺的标的公司净利润数-截至当期期末累计实现的标的公司的实际净利润数) 1.2-累计已补偿金额。

乾清网金牌律师团认为,据此,即使标的公司在2017年至2019年净利润合计为0,业绩承诺方也仅需要补偿8.44亿元。但本次收购股权转让款为13.67亿元的,业绩承诺方据此仍旧可以获得5.23亿元。


附件3、黄馨仪诉被告上海大智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智慧公司)、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立信所)证券虚假陈述责任一审民事判决书 (节选)

现原告黄馨仪于2015年10月20日卖出其持有的全部601519股票,之后亦未再买入或持有该股票,也即,原告在涉案虚假陈述揭露日前已卖出全部601519股票,其相应交易行为并非发生在虚假陈述对市场发生影响的阶段内。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应认定原告买卖股票的损失与涉案虚假陈述并不存在因果关系。因此,被告大智慧公司和立信所无需因系争虚假陈述行为对原告损失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综上所述,原告黄馨仪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十九条、第二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黄馨仪的诉讼请求。

上海大智慧股份有限公司于收到该《民事判决书》的公告

附件3-1、 刘坚诉上海大智慧股份有限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节选)

虚假陈述被揭示的意义在于其对证券市场发出了一个警示信号,提醒投资人重新判断股票价值,故在确定虚假陈述揭露日时,应综合考虑揭示内容、揭示方式以及揭示后股票价格的波动等多项因素予以判断,并着重考察系争揭示行为是否与虚假陈述行为人此前做出的虚假陈述行为相对应,能否充分揭示投资风险,进而对投资人起到足够的警示作用。

本案中,原告主张虚假陈述行为的揭露日为2015年5月1日,对此,本院认为,虽然大智慧公司于该日公告其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但公告的内容仅提及“公司信息披露涉嫌违反证券法律规定”,并未指出信息披露涉嫌违法的具体表现,而依照证券法律法规规定,上市公司就多种内容的信息均具有披露义务,不同内容的信息对证券价格的影响亦各不相同。现该公告仅提示市场大智慧公司有违规嫌疑,并未明确相关信息披露的具体内容,故对于普通市场投资者而言,仅阅看该公告并不必然将其与大智慧公司2013年年度报告建立联系,亦无从知晓大智慧公司可能存在的信息披露违法事项属于诱多行为还是诱空行为,更无法据此合理判断该公司股票价格之后的走向,客观上不具备收到足够警示的条件。此外,虽然大智慧公司2015年5月1日发布公告后连续两个交易日大智慧股票跌停,但是证券价格的涨跌受多种因素影响,价格下跌并非必然因市场收到警示信息所致,故该公告日之后,系争股票价格发生下跌,亦非判断揭露日的充分条件。据此,应认定上述大智慧公司关于其被立案调查的公告并未充分揭示投资风险,尚不具备足够的警示强度,该公告日不应作为涉案虚假陈述的揭露日。大智慧公司主张以2015年1月23日、即其公告关于上海证监局现场检查结果的整改报告的日期为虚假陈述揭露日。本院认为,就该公告内容看,虽然亦指向2013年年度报告,但主要系针对上海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所作的整改,涉及的具体财务问题与中国证监会[2016]88号行政处罚内容并不一致,且该公告在每一项存在问题后均附上整改措施,注明已完成整改,故该公告对市场并未起到相应警示作用,亦不足以揭示风险,引起投资者充分注意。因此,对大智慧公司的该项主张,本院不予支持。本院认为,2015年11月7日大智慧公司关于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的公告已完整披露了涉案虚假陈述的事实以及中国证监会拟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披露内容与中国证监会[2016]88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内容具有高度对应性,充分揭示了投资风险,足以警示投资者重新评估股票价值。因此,应当以该公告日作为涉案虚假陈述揭露日。

故乾清网金牌律师团一致认为:处于上图中蓝色和绿色下跌时间段的投资人,处于司法保障赔偿期,即:所遭受的亏损法律上均由富控互动公司承担亏损责任,予以赔偿。

反之,在我们确定的蓝色和绿色时间段内卖出或频繁交易,将丧失司法救济赔偿的权利。

附件3-2、刘坚一审判决书 (节选)

原告:刘坚,男,1962年6月10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肇庆市端州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戴亚平,广东惠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大智慧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郭守敬路498号浦东软件园14幢22301-130座。

......


审理经过

原告刘坚诉被告上海大智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智慧公司)、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立信所)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9月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进行了审理。被告大智慧公司在答辩期间提出管辖权异议,本院于2016年10月21日依法裁定予以驳回。大智慧公司不服,提起上诉,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2月24日依法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7年4月19日公开开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原告刘坚委托诉讼代理人戴亚平,被告大智慧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李阿敏,被告立信所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迅雷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

本院查明

在上述认定证据的基础上,结合当事人陈述,本院确认如下事实:

大智慧公司系上市公司,其公开发行的A股股票代码为XXXXXX。2014年2月28日,大智慧公司发布了2013年年度报告。

2015年1月20日,上海证监局作出沪证监决[2015]4号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该决定书认定,......

2015年5月1日(周五),大智慧公司发布关于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的公告。公告中称,因公司信息披露涉嫌违反证券法律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证券法》)的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提醒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2015年5月4日(周一),601519股票开盘价为30.13元/股,收盘价为30.13元/股,跌幅10.01%。同年5月5日,该股票开盘价为27.12元/股,收盘价为27.12元/股,跌幅9.99%。

2015年11月7日(周五),大智慧公司发布关于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的公告。公告中称,......

本院认为 ......

综上所述,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十九条、第二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刘坚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8,611.01元,由原告刘坚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人员

审判长崔婕

审判员周欣

人民陪审员陈炳良

裁判日期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书记员刘凌钒



附件4、原告李奕奇诉被告上海创兴资源开发股份有限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一审判决书 (节选)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沪01民初65号

原告:李奕奇,男,1960年11月4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国华,广东奔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创兴资源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康桥路1388号三楼A。

法定代表人:翟金水,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会梅,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顾卫平,公司员工。

原告李奕奇与被告上海创兴资源开发股份有限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3月7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奕奇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国华、被告上海创兴资源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郭会梅、顾卫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被告赔偿原告投资差额损失16,114,224元、佣金损失11,280元、印花税损失16,114.20元以及上述所涉资金的利息损失112,991.33元(各项合计为16,254,609.53元)。事实和理由:原告基于对被告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信任,根据被告的信息披露公告情况对被告股票进行投资。2013年9月27日,《中国证券报》发表了题为《创新资源高价收购稀土资产评估值暴增存疑问》的文章,该日以及次日被告股票大跌。2014年3月27日,被告接到中国证券监管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证监会)通知,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及相关法规被决定立案稽查,该日被告股票几近跌停。2014年3月28日,上海证券报再次发文揭露被告收购资稀土资产存在疑点。对此被告多次发布公告,对媒体报道的情况矢口否认。其后,被告于2014年5月5日应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司监管部分要求进行整改,并于2015年1月至6月期间,每月中旬发布公告被立案调查的进展情况。2015年8月17日,被告发布公告称,其收到证券监督管理部门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根据该处罚决定书,被告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所述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原告认为,被告的虚假陈述行为使原告遭受重大损失,根据相关司法解释,被告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

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七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及第三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李奕奇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19,327.66元,由原告李奕奇负担(已预缴)。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张冬梅

代理审判员  张文婷

人民陪审员  陈炳良

二〇一六年十月八日

书 记 员  刘凌钒

附件5、上海大智慧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收到《应诉通知书》的公告(六十六):截至本公告日,公司收到一中院发来的民事诉讼《应诉通知书》及相关法律文书合计 2046 例,一中院已受理的原告诉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所涉诉讼请求金额合计为 42,327.98 万元

上海大智慧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收到《民事裁定书》的公告(二十七) :截至本公告日,公司收到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来的《民事裁定书》及相法律文书合计 547 例,法院准许原告撤回对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的起诉,撤回的诉讼请求金额合计为128,697,561.7万元。

附件6、原告瞿蓓蓉、宗晓华、查欢、聂顺勇、张林诉被告上海大智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智慧公司)、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立信所)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一案民事判决书 (节选)

现经查明,五名原告均在2015年11月7日即虚假陈述揭露日之前已卖出全部大智慧股票,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应认定五名原告买卖股票的损失与涉案虚假陈述并不存在因果关系。因此,大智慧公司和立信所无需因系争虚假陈述行为对五名原告损失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综上所述,五名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十九条、第二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瞿蓓蓉、宗晓华、查欢、聂顺勇、张林的诉讼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