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服务创新平台
40090-18851
乾清动态 ARTICLE
证券虚假陈述责任赔偿诉讼中的投资亏损的因果关系之殇
编辑: 六般 / 时间: 2018-05-04 12:10 / 浏览: 2431 次

青岛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主文:(投资者败诉,败在该法院否定本案无因果关系上,否定投资者所主张的投资损失与被告上市公司的虚假陈述之间并无必然的因果关系。

“关于焦点问题二,原告的损失与被告行为是否存在因果关系的问题。

首先从本案虚假陈述行为性质分析,根据中国证监会山东监管局行政处罚决定认定的被告违规事实,被告未及时披露其向关联方或第三方开具商业票据、国内信用证,由关联方或第三方贴现,关联方使用贴现资金并在票证到期前归还恒邦股份票证金额的事实,导致被告在2013年至2015年度报告中少计资产和相应负债。虽然被告存在对大额资金往来未及时披露的行为,但该行为并非采取浮夸、利好的方式公布信息,从而诱导投资人做出积极投资的决定,被告总资产未发生变化,被告的行为不具有实质性资产变动内容,未对被告公司的业绩和利润造成影响,也并未导致企业资产虚增或减少,不是市场诱多行为。

其次,《规定》第十九条列举了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虚假陈述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的五种情形,其中第四种情形为:“损失或者部分损失由证券市场系统风险等其他因素所导致”。证券市场系统风险是指,由于某种客观因素的影响和变化导致股市上股票价格的普遍性下跌,从而给股票持有人带来损失的可能性。换言之,如果被诉股票的下跌幅度中与大盘或同行业板块下跌幅度重合,重合部分反映了大盘或同行业板块因某种相同客观原因或变化的整体性因素,对整个证券市场或板块构成的整体性影响,重合部分的下跌幅度不能认为与当事人所主张的虚假陈述行为存在因果关系。

从被告股票走势分析,证监会2015年4季度上市公司行业分类结果,恒邦股份属于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板块。被告提供的有色冶炼加工板块、有色金属板块指数可以作为其股价走势参考的依据。在2013年1月至2015年12月2日被告信息披露违规持续期间内,被告股票总体处于下跌趋势,相对于股市大盘及其所属板块属弱势股,在此期间被告股票价格没有因信息披露违规造成股价虚高。而被告未及时披露信息事实受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告后,股价首日虽有下跌但随即上扬,其后走势亦优于大盘和同行业板块。原告所主张的投资损失与被告虚假陈述之间并无必然的因果关系。

2015年12月8日,被告公司发布《关于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的公告》,首次在全国媒体揭露公司的违规行为,此后首个交易日被告股票涨幅为-4.62%,同日深证成指涨幅为0.01%,上证综指涨幅为-0.49%,有色金属冶炼加工板块(881113)涨幅为-1.65%,有色金属板块(000819)涨幅为-1.10%,从上述事实可知,被告股票在揭露日后首个交易日,股票出现一定幅度下跌,但其所属行业板块也显现出下跌趋势,随后,被告股票及与大盘及相应行业板块走势基本相符,同时,自2015年12月9日至2016年1月21日,被告股票涨幅为-6.68%,同期深证成指涨幅为-18.10%,上证综指涨幅为-17.05%,中小板综指涨幅为-18.80%,有色金属冶炼加工板块涨幅为-21.20%,有色金属板块涨幅为-17.88%。上述事实表明,被告股票价格的下跌不是被告股票独有的个体现象,在相同阶段内,证券市场相关指数出现相应幅度的整体性波动,同行业其他股票也出现普遍性下跌,被告股票走势,与深证成指、上证综指及同行业板块指数涨跌幅相符,且被告股票在揭露日至基准日期间下跌幅度亦低于上述指数下跌幅度,从中也可以看出,被告所受处罚的事实,不足以对投资人的投资决策或市场交易价格产生影响,不至造成投资人的实质性损害。原告股价在相应阶段的下跌,系受整体性因素的影响和变化所导致股市上所有股票价格的下跌,原告的损失不是被告虚假陈述行为导致。

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对比: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主文: (投资者胜诉,胜在该法院肯定本案有因果关系上,肯定原告的损失与被告的过错间具有因果关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十八条规定,投资人具有以下情形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虚假陈述与损害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一)投资人所投资的是与虚假陈述直接关联的证券;(二)投资人在虚假陈述实施日及以后,至揭露日或者更正日之前买入该证券;(三)投资人在虚假陈述揭露日或者更正日及以后,因卖出该证券发生亏损,或者因持续持有该证券而产生亏损。故只要本案情形符合该条规定,就应当认定原告损失与被告过错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八十六条第一款规定:通过证券交易所的证券交易,投资者持有或者通过协议、其他安排与他人共同持有一个上市公司已发行的股份达到百分之五时,应当在该事实发生之日起三日内,向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证券交易所作出书面报告,通知该上市公司,并予公告;在上述期限内,不得再行买卖该上市公司的股票。据此规定,结合本案事实,可认定被告系相关信息披露义务人,且未履行该信息披露义务;被告的此种信息披露义务系法定义务,且被告未履行该义务的行为已受到监管部门的行政处罚,故可认定被告的虚假陈述行为所涉信息为与B公司股票价值有关的重大信息,原告购买B公司股票,属于投资了与虚假陈述直接关联的证券。并且,原告买入股票的时间属于若干规定第十八条第(二)项所规定的时间段,而被告并未举证证明本案存在若干规定第十九条所规定的不存在因果关系的几种情形,故本院认定原告的损失与被告的过错间具有因果关系,对被告的上述抗辩不予采信。

另需指出的是,就实际控制人的虚假陈述行为,若干规定第二十二条已有所规定,依照该规定,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操纵上市公司虚假陈述的,应由上市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实际控制人违反原《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四条、第五条、第一百八十八条规定进行虚假陈述的,由实际控制人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被告的虚假陈述行为显然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四条中关于诚实信用原则的规定,故依照上述规定,被告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相应赔偿责任。且上述规定之所以将实际控制人操纵上市公司进行虚假陈述的法律后果规定为由上市公司先行赔偿,系基于在此种情形下,上市公司为形式上直接侵害投资者权益的侵权人,故应由上市公司先行承担相应民事责任;而本案中被告作为实际控制人直接就其控制的上市公司相关信息进行虚假陈述,在形式上已成为直接侵害投资者权益的侵权人,其情节较前述情形更为严重,据此亦应认定被告应就原告的损失直接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乾清网金牌律师团按:

上海高级人民法院正确适用法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十八条规定,投资人具有以下情形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虚假陈述与损害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一)投资人所投资的是与虚假陈述直接关联的证券;(二)投资人在虚假陈述实施日及以后,至揭露日或者更正日之前买入该证券;(三)投资人在虚假陈述揭露日或者更正日及以后,因卖出该证券发生亏损,或者因持续持有该证券而产生亏损。